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时时彩网址大全:雨枫轩

石油战争

时间:2019-01-0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胡正 点击:
石油战争

 
  任何商品的价格涨跌,都会在根本上受到宏观供需关系变化的影响。从供应上来说,石油最大的加成来自美国,页岩油气的开发让美国原油产量在过去7年里大跨步地增加了70%,一举跻身于全球最大的产油国行列。而从需求上来讲,最大的减法来自中国等新兴国家,经济增速放缓以及结构转型降低了对石油的需求。
 
  但是,石油又是一种政治商品,从一开始就关系到国家利益。以至于油价下跌背后,全世界都认为这是一场针对普京的阴谋。根据目前的市场趋势,未来12个月内俄罗斯经济陷入衰退的概率高达75%。而阴谋论的另一个版本,则认为是沙特借机打击美国页岩油气革命及各种非常规油气开发、石油替代和节能技术的应用。
 
  在目前的全球经济新秩序中,欧佩克完全是个异类,因为它成立的初衷就是通过协调产量来调控油价,而该理念与自由市场经济理论是格格不入的。但是由于石油在全球政治经济中举足轻重的地位,再加上欧佩克曾经控制全球石油产能的1/3这个强大现实,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发达国家对欧佩克一直是敢怒而不敢言。
 
  当然美国等西方国家纵容欧佩克存在并默许它明目张胆地操控价格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沙特。
 
  除了仰仗自身1000万桶的低成本日产能,沙特还在全球修建了三个超大的油储基地(冲绳、鹿特丹与埃及),总规模达到了1300万桶,并根据协议可以在自己三大基地储满的基础上利用美国石油战略储备的储能,这就为沙特操控油价带来了更大的空间。历史上有两大著名的由沙特操盘的石油事件,其结果令沙特名声大振,也令被打击者遭受重创。
 
  事件1:1985年9月13日,沙特突然宣布将原油日产量从200万桶提高到1000万桶。当时石油的现货与期货市场成立才两年,规模与机制还处于草创期,根本抵抗不了如此爆炸性的供需新秩序。
 
  结果原油的现货价从39美元一桶迅速跌到10美元一桶。
 
  作为计划经济为主导的产油大国,苏联的收入来源以能源出口为主,根本没有任何机制与能力来抵御油价如此规模的大跌。更可悲的是,当油价跌破10美元一桶后,苏联的决策者表现出了散户割肉式的绝望行为,在期货市场上以6美元一桶的价格大规模抛售自己未来的产量。
 
  不管历史学家们如何解读苏联在90年代初解体的原因,但是苏联经济在80年代后期的崩盘肯定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而1985年9月13日由沙特主导的油价暴跌即使不是苏联经济崩盘的最主要原因,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
 
  事件2:1990年夏天,伊拉克的萨达姆·侯赛因发动突袭,一举侵占了邻国科威特。受该突发事件影响,油价从20美元一桶迅速蹿升到了40美元一桶。而在老布什总统于1991年初发动第一次海湾战争前的半年里,大量的投机商开始赌油价将在未来持续上涨,并在期货市场上建立了大量的多头仓位。
 
  沙特在此期间满产能地生产石油,给市场投机者造成了一个假象,以为全球产能已到极限,任何地缘政治的新波动都会让油价暴涨。但他们根本不知道的是,沙特所生产石油中的相当一部分根本就没有流入市场,而是进入了自己的三大油储基地以及美国的战略油储,被隐藏了起来。
 
  等到老布什宣布开战的当天,沙特将所有的石油储备同时抛向了市场,石油现货价格一天内从40美元一桶跌到了20美元,将市场中的投机者杀得干干净净,并重创了很多大型油企的交易自营盘,使得那些油企被迫斩掉交易业务部,之后整整20年都不敢再恢复自营业务。
 
  但不光沙特人,包括奥巴马2008年当选总统时的最高能源智囊在内的很多政策精英,都没有预计到一场石破天惊的能源革命即将爆发,并在未来几年以风卷残云的方式席卷全球石油市场。
 
  这是一场纯粹美国式的科技革命。在数十年间,美国无数风险资金一波加一波地投机,彻彻底底地盘活了沉睡在页岩层上的巨量土地。经过多年的实地开发试验与不断纠错,他们完善了20世纪60年代就诞生于实验室里的“水压裂痕”与“水平挖掘”等全新的石油开采技术,终于实现厚积薄发,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最深的节骨眼上,彻底改变了美国的石油工业。其结果也把沙特从“石油央行”的宝座上踢了下来。原本操控着全球最大原油浮动产能的沙特,其影响力在美国突增的70%产能面前突然变得无所适从。这就是沙特突然在2014年夏天宣布不再单方面负责产能调控,而选择放任油价自由滑落的原因。而沙特的决定也彻底打垮了油价死多头的最后一点点信心,加速了油价在夏末秋初的跌落。
 
  但是,跟沙特的产能规模与生产成本不同的是,美国的新增产能是成千上万家中小油企所带来的,而且它们的开采成本均远高于得到上天厚爱的沙特的边际成本。当沙特宣布自己的决定后,油价突然没有了一个强庄,石油市场也变成了散户市场,而这些散户的建仓成本远高于原来的庄家,这就极大增加了未来价格的不确定性。
 
  这也产生了一个极其有趣的话题。那些代表新增产能的、直接把沙特边缘化的众多美国中小油企,各自成本不一,唯一的相同之处就是它们的成本肯定都高于沙特。同时,它们只会算经济账,根本不会,也不可能去算什么政治账。
 
  再加上这些中小油企质量相对较差的资产负债平衡表,以及它们希望能够持续融资,以保持产能持续扩张的迫切需求,当油价跌到成本线以下后,不光会使得它们原来就紧绷绷的资本结构有爆仓之虞,也会因为资本市场的断供而失去产能进一步扩张的机会。
 
  沙特的如意算盘就是这么打的:通过油价的正常下跌,探出美国这些油企的真实成本以及资本市场为它们融资的耐心点,先逼死一批高成本的油企,再通过对资本市场耐心点的持续打压,事半功倍地搞死更多的油企,一劳永逸地消灭相当一部分的新增产能,重新夺回自己的“石油央行”宝座,并让资本市场从此心有余悸。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