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时时彩网址大全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曲别针的传说 > 正文 > 1、和曲别针有关的爱(上)
1、和曲别针有关的爱(上)



更新日期:2012-11-1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我姓张,名叫趣来。雁坛大学07级在校生。
 
首先声明,我个人相貌平平,成绩平平,家境也是平平。能用一个曲别针,追上系里的系花,在外人看来是件很匪夷所思的事情,在我个人看来,这也是件让我自己很瞠目结舌的事情。原来,这样也可以追上女孩子。
 
在很多人看来,这是很扯淡的事情。因为一个曲别针的代价太小了,小的都可以忽略不计。比起那些天天肯德基、麦当劳或可爱多、和路雪的物质投入,曲别针,实在是小。
 
可是,现实生活就是这样。
 
或许,就像是我家隔壁做木工活的胡大叔说的吧,生活就像一碗菠菜汤,有些人不喜欢吃菜,有些人不喜欢喝汤,而我,既喜欢吃菜,又喜欢喝汤。
 
换句话说,我喜欢生活。
 
喜欢现在的生活,嗯,和胡文娜在一起的生活。
 
事情,还得从这学期3月份开始说起。
 
最初的起源,是我们宿舍里的一个赌。
 
那天下午,宿舍里的猴子(本名叫侯生伟,宿舍里的老五),官书记(官运辉,宿舍舍长,老大),还有橙子(陈梓,宿舍老六),加上我(宿舍里的老三,平时被戏称张老三、老三),一共四个人,在宿舍里闲聊。
 
男生宿舍里,大家都心知肚明的吧,平时窝在宿舍里,能聊些什么呢?那时候H1N1还没这么火热,网易也还没有运营WOW,《南京!南京!》也还没有开始放映。
 
所以,大家又开始心照不宣的聊起了女生。
 
这次聊的是我们隔壁系里一个家境非常好,长相也很漂亮,但同时据说也很傲慢的女生,胡文娜。见过胡文娜的人都知道,那是怎样一个让人想入非非的女生。
 
猴子用他那来自黄土高原的,像夹生米饭一样的家乡话,在一片横飞的吐沫星子中开了场,“啧啧,胡文娜要是我女朋友就好了,那样的话,我现在绝不会和你们这几个目不识丁的家伙一样,在这里无所事事的浪费时间,我上个学期肯定也不会差点就挂科了,爱情的动力肯定能让我自强自立,成绩一路飙升。”
 
“嗬,就你啊,猴子,冲着你的那身高体重的比例,胡文娜肯定在你追她之前,就看上我了,你知道啥叫郎才女貌吗?”官书记也不含糊。
 
“笑话,你俩知道吗?胡文娜是哪个省的?福建的。我呢?浙江的。再怎么说近水楼台先得月,也轮不到你们啊,并且,我还是咱校足球队的啊。”橙子也卷入了战火。
 
“嗬,橙子,瞅瞅你这三个月都没刷过一次的臭球鞋,不是我说你,连咱们一起生活了两年的哥们都对你的这球鞋,敬畏三分,更别说一个胡文娜了,就是来十个胡文娜,也准被你吓跑了,趣来,你觉得呢?是不是啊?”官书记撂下这句话,又意味深长的看看我。
 
我心里颇有不爽,心想老官啊老官,平日里我待你不薄吧,怎么这种制造人身攻击,拿别人开涮的事情,总有我一份呢?
 
“啊,这个事情啊,应该是这样子的……”我还没有搅入得准备,所以打算抽身而退,并且是且战且退,“你们三个都言之有理,只不过人家胡文娜,她还不知道……”
 
“得得得,趣来,就你平时磨磨唧唧的没完没了,你昨晚不是还跟我们讲什么追女生应该虚实结合,动静相宜,第一步,做到口中有她,心里有她,第二步,做到口中有她,心里无她,第三步,做到口中无她,心中也无她,这样三个境界吗?”官书记有点耐不住了。
 
“我这个‘无’并不是真的无,‘无’得意思是一种极致,‘无’得结果是处处皆有。”我皱了皱眉。昨晚我和一个平时喜好佛经的高中哥们,电话里交流了半个小时的思想,得出了这么个结论。
 
“哼,瞧你昨晚上说的理论,倒是很高深很玄奥的样子,把哥几个都震住了,我现在才感觉你是把哥几个雷倒了,你的那个理论啊,一点也不实用,很雷很山寨。你就忽悠吧,你。”官书记不依不饶。
 
“是你们几个在讨论胡文娜,这和我昨晚提到的爱情境界,有什么关系?”我为自己辩解。
 
“哈哈,爱情专家也有不知所措的时候啊。”橙子看我的一本正经,忍不住笑了出来。猴子也随着笑出了声。
 
“岂有此理,”我心里按捺不出的气恼,“谁说自己是爱情专家了?我可没这么说过。”
 
“忘了吗?昨晚官书记给封的啊,今天还准备给你著书立说,广纳门徒,扬名立万,流芳百世的呢。不为别的,就冲着你的那爱情三大境界。”猴子抢口道。
 
“额,这样的啊,”我故作镇定的点点头,“如此说来,你们打算拜倒麾下了?”
 
“甭说,趣来,昨晚你的那三个爱情境界,当时给我的感觉真不是一般的牛,”官书记点了下头,“你这话启发了我十几分钟的思考啊。”
 
“牛人处处有,咱332特别多。”橙子添了句。
 
“哈哈。”一干人大笑起来。
 
“对了,刚才说到胡文娜的事,怎么又岔开了啊。”猴子问道。
 
“对啊,”官书记看着我。橙子看着我。猴子也看着我。
 
“这个事情啊,”我笑的连自己都心里有点毛。
 
“几位要不要听个故事?”我开始转话题。
 
“爱情故事?”猴子问。
 
“爱情悲剧故事?”官书记问。
 
“爱情悲剧故事——两只老虎?”橙子问。
 
“靠,这都被你们看出来了,就不能配合一下,等会戳穿?”我恨恨的骂了一句。
 
“讲点关于胡文娜的故事吧。”官书记看着我。
 
“最好是,和趣来你有关的。”猴子笑嘻嘻的看着我。
 
“行,你们一定要听,那我就开始讲了。”我顿顿了喉咙,“有水吗?”
 
猴子把窗台上的水杯递了过来。
 
我呷了两口,冲着橙子,“有烟吗?”
 
橙子低下头,摸摸口袋,掏出一盒瘪瘪的八喜,“还剩下三根了。”
 
“正好,官书记一根,你一根,我一根。”我说着从床头拾起火机,噗次点着了烟,猛吸了一口,朝猴子喷了过去。
 
“靠,你这厮,斯文点。”猴子扇动了两下烟气。这个宿舍里六个人,就他一个人不抽烟,这可真是难为他了。
 
我看看三个人都很精彩期待的样子,若无其事的笑了笑,“今天给你们讲个曲别针换别墅的故事吧。”
 
“靠,当我们三岁小孩啊,耍我们?什么曲别针换别墅?发生在胡文娜和你身上吗?”官书记把我刚才喷在猴子脸上的那口浓烟,又吐到了我的脸上。
 
“别别别,我这是引子。也就是前言部分,要慢慢进入正文的嘛。”我皮笑肉不笑的说。
 
“别整那些没用的,趣来,要不,你就拿个曲别针换爱情去吧。”橙子也有些的不耐烦了。
 
“这主意好。”猴子点点头,“我想趣来,不,我们的三哥,曲别针一出,纵是什么倚天剑,屠龙刀,无极棍啊,逍遥扇啊,肯定也都黯然无光。三哥肯定最后,快马加鞭,掳的美人归。”
 
“脑子被门挤了,是吧?少在这里臭显摆你那些修真小说。”我不满的瞪了猴子一眼。
 
“来,来,来,说正事,老三,我觉得刚才橙子的提议不错,要不,今晚等板牙(宿舍老二,曹海强,也称板牙曹),和方片七(祁嵩,宿舍老四)回来了,我们宿舍开个卧谈会,就这个问题,大家好好商量下,拿出一个可行性的分析报告,然后你做执行总监,负责项目实施。”官书记冲着我笑道。
 
“官书记到底不愧是咱班经管专业得数一数二的好学生,连专业术语都用的这么灵活自如。对于官书记的提议,我先抢沙发了,顶一下。”橙子嘿嘿的笑道。
 
“我也力挺官书记。”猴子笑道。
 
我看了看这几个人,一个个和我苦大仇深的样子,仿佛我成了刚解放时的地主阶级,他们是被压迫惯了的贫农,稍稍有了话语权,便迫不及待想将我摁倒于地的样子。
 
我正不知道何言以对的时候,官书记的电话响了起来,又是那句喊得很声嘶力竭的“我感动天感动地,却怎么感动不了你?”
 
据说,官书记为什么一直用这句话当铃声,是有原因的。有一次,他坐火车回家,遇到了一个很心动的女孩子,官书记和她聊了一路,而让他抱憾终生的,自己竟然记错了那女孩子的电话,少记了一位数。回学校后,官书记去学校论坛里发了一个月的帖子,还是没有回音。那女孩子手机铃声就是这首《感动天感动地》。于是,他把自己的彩铃和手机铃声都设置成了这首《感动天感动地》。
 
“喂,板牙啊,什么,今天方片七买了张彩票中奖了?这样的好事啊,他说要请客?这不废话吗?行,六点半的时候,老地方见,我这边也有好消息要给你说下,趣来说他打算明天去追建筑系里的胡文娜。哈哈,到时间见面谈。”
 
“我什么时候打算去追胡文娜了?”我有点气恼,推了一把官运辉。
 
“方片七中奖了?”猴子没理会我脸上的愠恼,而是眼中闪烁着惊喜。
 
“这方片七,真时来运转了啊,没想到还真中了。这次买的是23选5?还是35选7?”橙子也是饶有兴趣。
 
“我就说嘛,功夫不负有心人,一分付出一分回报,这不,中奖了吧?彩票只会中给那些买彩票的人。”官书记笑不拢嘴了。
 
“妈的,吃饱了撑的,闲着没事干,才去买什么彩票。”我恨恨的骂了这么一句。
 
果然,所有的人,都开始把注意力转向我了。
   
……
 
晚上宿舍哥几个喝的一塌糊涂,板牙一边用牙签剔着他又丑又硬的两片大板牙,一边用老气横秋的语气跟我说,“兄弟,用曲别针换爱情,你他妈的,够生猛。说吧,要哥几个怎么配合你?上山下海,在所不辞。”
 
我无奈的只有苦笑,“板牙兄,你和方片也这么看得起我趣来,兄弟我再磨叽的话,显得我太不够义气了,也罢,我张趣来明天就给大伙逗逗乐子,解解闷,这事成了的话,我就权当看你们的一场冷笑话,这事败了的话,你们就权当看我的一场笑话。毕竟这个学期刚开始,咱宿舍做什么事积极性一直都不怎么高。”
 
果然,一语既出,惹得众人一片叫好声。
 
这是我第一次松口,事情,就这么的敲定了。
 
我拿曲别针跟胡文娜换爱情。
 
可是,现在要解决的,上哪找曲别针呢?
 
醉意微醺的时候,不知道谁喊了这么一句,“张趣来就是这样的使人快活。”
 
妈的。